耶哦哈哈哈

慢产出。质量低下。
叫我耶或者哈都行,能出认出来为主。

→虚伪相关←

→王杰希相关←


相声写手 幼稚园文笔 极致拖更 胡言乱语

(伪白)穿越abo【just脑洞】

*诈尸,一个脑洞的片段。后续不定
*xxj文笔,ooc注意
*上升的不怕被禁言吗嘿嘿。b站三十天熊猫永久警告
——↓——



 破晓。

  欧的白睁开眼,迷迷糊糊间看到雪白的墙顶上的吊灯,和家里不一样。勉勉强强从被子里伸出顶着乱毛的脑袋,环顾四周,果然是酒店。支撑起身体,靠在床头,揉着脑袋,努力回想起昨晚干什么。头痛欲裂。

  完了又喝断片了

  掀起被子,还好还穿着衣服,应该不是被捡尸。得出这个结论后开始对着酒店的壁灯发呆,直到门外传出声响,欧的白闻声扭头看向门的方向。

  先看到的是拿着外卖的手,修长瓷白且骨节分明,欧的白下意识想这个人很适合打电竞。往上看,很合身的便服,这个人衣品不错…当然身材也很好,一边打量着一边目光往上移,看清脸的那一刻,内心只有卧槽。

  卧槽 虚伪

  当虚伪晨跑完回酒店开门那一刻,看到自己昨晚睡的那张床上坐着的是自己的好兄弟且好兄弟衣衫不整地盯着他,他是不是应该给点什么反应。他想掏出手机在B乎上发布一个问题“自己的好兄弟睡在自己床上且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怎么办”敢保证这个问题会火一阵子。

  不对啊 他怎么进来的

  等好兄弟看到自己的脸的时候也好像被惊了一下,看自己的眼神是不是还有点难以置信。

  默默对视,虚伪最终憋出一家外卖公司名字 “饿了么”

  欧的白点点头,机械地下床去洗漱。

  嗯,腿真白。

  虚伪把外卖放到桌子,开始思索“他怎么过来的”这个伟大命题,结论是只能大变活人

  欧的白推开门就闻到一股海盐味,皱了皱眉,这个男人哪搞的海盐,以为自己美人鱼么。

  边打开外卖边问“你昨晚捡到我了?” “没有没有我刚刚一回来就看见你了,昨晚就我一个人睡。如果你没有爬墙翻窗进来,那只能是灵异事件了”虚伪公布结论,好像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奶茶味,他没有买奶茶啊,真的是灵异事件吗woc

  “我靠我昨晚喝断片了什么都想不起来,反正是不可能爬墙翻窗进来 ”闻着房间里有点浓海盐味,心里有点燥。“我真的是被鬼抬进来的吧”

  虚伪没有再接话,欧的白也只好乖乖吃东西。欧的白闻着海盐味越来越燥,身体开始有点发软。他以为是断片后遗症,就没管了。直到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反常,身体发软又觉得热,还隐隐有些欲。“虚伪你不会在饭里加了药吧” “真下药我早就上了你”  “滚”

  听欧的白这样说虚伪认认真真观察着人,确实不对劲,脸上有点红晕,微微喘着气,于是伸手碰了碰欧的白的额头,有些烫

  “你是不是发烧了啊”

  “你他妈才发骚”

  “…你先躺着我叫前台来看看,我不是很懂这些”

  欧的白躺在床上,忽然想起这床是虚伪睡过的,这被子是虚伪盖过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躺了一会,从被子里传出闷闷的声音“虚伪你开开窗好不好,这间房子的海盐味好浓啊,我要投诉这家酒店。”虚伪收拾桌面的手顿了顿,嗅了嗅空气,声音被甜腻的奶茶熏得有点哑,特别欲。答到“没有啊…不过奶茶味很浓是真的”每一个字都是一个小钩子,把欧的白钩得痒痒的,欧的白把头伸出被子,对着空气小鸡啄米一般乱闻。“没有啊” 随即又把被子蒙过头捂住,他发现了, 那海盐味就像催情剂。这间房间可能真的是鬼屋…往这个方向想真的脊背发凉

  虚伪推开房间的窗口,盯着外墙壁噗的笑出来,想到自己说欧的白爬墙上来的话。

  楼下不知道几层的窗户对着虚伪那窗骂“我操楼上那个Alpha和omega是傻逼吗打开窗不会收一收信息素吗,操还发情了傻逼快点关窗!” 虚伪懵的听完这段话,对着床上裹成粽子的人说 “好像是在骂我们,不过他说的是什么啊” 但还是关上了窗。欧的白没应,虚伪喊了两声也没回应。不会闷死了吧?虚伪快步走上前掀开被子,还好,活着。

  不过也没好到那里去,脸色潮红,眼角带着,媚眼如丝。嘴唇水润微颤,看见嫩粉的舌尖,用力呼吸导致蝴蝶骨轮廓清晰可见,T恤上翻刚好露出精瘦的小腹,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顺着小腹往下就是露出半角的内裤

  虚伪顿时觉得口干舌燥。还好客房服务及时到了,出去开门,顺带压住心里的邪火。

  
       当虚伪给服务员开门后,服务员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

 
 整个房间的信息素那个浓,要不是她是beta可能要当场发情。现在的一个个长得眉清目秀的小年轻都喜欢玩什么奇奇怪怪的play。看了看房间里头,果然有个omega。男A男O,独处一室,干柴烈火,她明白了。对着站在门边的Alpha施施然说“您好先生,润滑剂在床头第一个抽屉,保险套在第二个,情』趣用品在第三个抽屉,都是全新未拆封正品。包您满意,退房时记得打五分满意”说完留着一脸懵逼的人反手关门走了。

  

  ????虚伪本人不知道床头柜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昨晚还是空的??

  

欧的白一脸认命的看着虚伪“原来你一直都想搞我”。天下奇冤啊虚伪没有虚伪不知道就算有那么一点点那些东西他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啊!!

 

 “你别瞎说,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怎么来的,对你真的没有非分之想,我来这家酒店纯属巧合。你想想这一整事都那么奇怪怎来的啊!!

  脑子里一团浆糊的欧的白哪有空思考这些问题,蹬开被子,眼神迷离“嗯…那现在到底什么回事啊”

  

  

  
——没了,可能会坑。

每天吃瓜快快落落,。
早点醒过来以后就不会那么多痛苦喏(=・ω・=)
顺便看看这对过气了没(泣)

  

  

  

  

等我泡两天兔区摸一个ylq。手上还有一篇童话orz

【伪白】真相是假

 #ooc抱歉 短小抱歉 意识流抱歉 文笔幼稚抱歉
   #BGM:真相是假
  #上升蒸煮的请带点脑子。
  #非常魔的意识流
接受往下OK?

         我给你看那个充满美梦的夏天。

  

          缘分真的很神奇,欧的白遇见了虚伪,虚伪遇见了欧的白,遇见了爱。

 
     两个少年在游戏里相遇相知。不敢相爱

  他们也想把爱宣之于口,坦荡喊对方姓名,宣泄爱意。

  对于虚伪来讲,这个夏天留给他的回忆是宝贵的。遇见魔人团,加入魔人团。还有,欧的白。

  这个名字,在唇间辗转百回,加锁缭绕心头,提一次就会甜的发酸,酸的发涩。

  ——————

  欧的白和虚伪的相遇非常戏剧性,如同舞台上安排好的童话剧。欧的白是虚伪想要守护的公主,但是虚伪不是王子。

  少年一瞬心动就永远心动。虚伪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欧的白,就是很喜欢。或许是少年第一次喊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或是第一次发出游戏邀请的时候。少年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牵扯着另外一个少年的心。

  日思夜想。少年梦里全是怪诞荒唐的情景,也只限于梦境。

  他也想好梦不醒呐…

  ——————

  虚伪能参与到欧的白人生轨迹中,自觉已经很高兴了。他把这份爱遮遮掩掩,不说与任何人听,自己小心翼翼地藏着掖着,把这场无言盛大的单恋收心底。

  所有深夜里的惊醒和梦境都与他有关。却又与他无关

  隔着屏幕把暧昧或露骨的词句说尽。心口如一,但旁人只会当作一句玩笑。这种感觉令虚伪很不爽,却无可奈何。独自承受着自责与爱意,无处宣泄

  ————

有很多让虚伪以为自己触到了光的时候。

  获得胜利的那一天,欧的白进YY第一句是叫的他,虚伪恍惚间以为欧的白是喜欢他,在乎他。甚至有向欧的白表白的冲动,只是一下的冲动。随后哑声失笑,“我三百斤抱不动”是一时冲动罢了,虚伪不想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他只敢安安静静在欧的白身边扮演一个朋友的角色,不敢逾越半分。

  陪老白聊到天亮的时候,窗外只有蝉鸣和风声,寂静美好。放佛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欧的白属于虚伪,虚伪属于欧的白。想要从小小的散发出荧光的屏幕中传达出什么爱意,虚伪做不到。即使脆弱到只有对方可以依靠,虚伪不会轻易去碰。

 虚伪偷偷翻过他们初遇的视频,弯着眼角看完
 
    我们…会一辈子的。无关板子。 虚伪暗想

  ——————

  成人世界究是没有童话。没有那么多童话的戏码,公主发现自己不是王子而是卑微的小矮人了吗?

  所有骂声与侮辱都看在眼中记在心里,却不能发声,自己没有这个立场。虚伪知道这是假的,但是他也在等一个公示一个解释。他相信,相处那么久了,大概会有一点感情吧。只要还有一点希冀,虚伪就愿意等。

  没有。什么都没有。日常开黑少了他以外一切好像都没变,对着匹配的准备界面,看着空出来的一张椅子,始终少了什么。

  那声下意识错喊的虚伪,背后藏尽多少依赖

  时间会冲淡一切,过客始终是过客。赖在假象中不走的才是傻瓜,大家都是傻瓜,但是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傻瓜。

  
       偶尔梦回昔日,真真假假分不清。虚伪想,或许以前的温柔是假,陪伴是假,爱意是假,索要拥抱是假,珍藏的过去是假。

  因为太像一场梦了,夏日祭的梦。所有的暧昧回忆都是绚烂的烟火,他们是在烟火下许愿的少年。戴面具的人们注视着,监视着他们。就算是满腔爱意也不能拥吻,不能说。木木地看着一朵朵烟火绽开至凄美然后凋谢,像极了给这场荒唐的梦境一个谢幕。

  

     我没熬夜陪他说话,我没深夜时总想起他,没不舍他*

  

  

  傻瓜。

  



——end。

*歌词部分
最近会写写其他CP,fo前注意,伪白也会写的。

最后,我恨手机排版。
  

  

  

QAQ占个tag抱歉,写德发X虚委屈的同人能不能打虚伪的tag…或者有什么新tag吗xxx

抱歉占tag,真的抱歉

【伪白】那个声音没有消失啊(その声消えないよ )

♡ooc致歉 短小致歉 意识流致歉
♡还是写了歌:その声消えないよ feat. Sunya
♡上升蒸煮,那就玩靓仔地面干净如伪酱!(送薅头)
♡非常意识流
————
不知道距离那件事情过多久了
魔人团可能要少一个傻fufu的屠皇。
欧的白很喜欢虚伪。

————

是新的一天。一如既往地开直播。还是第五人格,相同的地图,还是一样的求生者。弹幕里肯定又刷着殿堂级四黑实锤。
屠夫是榜上不认识的

即使每天逐渐打起精神,还是会偶尔暗自神伤,当初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虚伪和欧的白好像已经毫无交集

短短一个夏天,转瞬消逝,却发生很多。即使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夏天

————

一个人撑起好像缺了点什么的魔人团,欧的白不累,即便如此还是要继续向前走

偶尔还能从别的主播嘴里听见关于对方的信息,也仅此而已。

欧的白喜欢虚伪,但虚伪不知道。当看到直播间刷的是自己和虚伪的CP时,老白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高兴也不怎么高兴,烦又不是很烦,用百感交集也不为过。欧的白怕被洞悉那一点小心思,赶紧在直播间澄清。

或许从那时候开始,有什么已经变味了。在某一个节点,已经彻彻底底转变了。

直到事情闹大的那一刻,才知晓已经太晚了。欧的白没有跟虚伪解释,欧的白不知道如何解释也无从解释,无论承认与否认自己肯定会深陷于泥潭其中,欧的白不想再拖任何人入水,自己熬过去就好。

但在虚伪角度,欧的白是默认这一切还是不屑于解释 根本没有把这一段放在心上。无论哪种选择都很糟糕。

两人沉默着 不发声 在黑暗里默默猜测彼此,很不巧都与对方想法背道而驰。

这件事终是到了底。在沉默中发酵,意外地没爆发。双方选择冷处理,是说无法抉择还是没有选择,到底还是选择了这种。

冷处理,就是干放着,谁也拉不下脸来。冷着冷着,连感情也冰冻起来了。成了冷冰冰的陌生人,在形形色色的人之间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连个眼神都没有使上就走远了。在活力无限的夏天格外刺眼。

偶尔半夜醒来,一个人对着蓝荧荧的屏幕与蝉鸣,发着呆放空自己,似乎还能听见温柔、低沉的话语。想触碰却又不敢…夏风亲吻着发梢,不太舒服但意外得到得到缓解,缓解自己无处安放的思慕、爱慕。

一个人呆到鸡鸣破晓,才一声不发地安安静静躺回床上,等着日复一日,日复一日无意寻找着陌生人。







没有用悲伤的声音说再见,是不是就还有欢乐的机会。

趁这一切的一切都还不是回忆,是不是就能扭转局势。

你的眼中映照着什么 此刻和谁对着笑

也许等到秋日到来,两人就会被和煦的秋阳解冻。
想要忘记,还在继续等待

即便如此,还是要继续前行。

望各自安好,等待破冰来临。

——end。

长篇让我咕一下,我理一理接下来走向,无大纲文真的心酸

关于伪白,蒸煮不发糖!我们自己产!。以后还会继续爱着伪白♡谢谢陪伴
再下面是我深夜叨叨了
我刚喜欢伪白两天(真的是两天,贴吧就爆出那件事。给我的打击不是一点半点。但是我还是选择和伪白女孩们站在一起保护tag。谢谢你们,真的感动

【伪白】史密斯夫妇 (三)


#前文见主页
#要说的前文说了我好困就这样子吧
#今晚出去喝酒 醒了酒爬回来写的产物。

11*


欧的白随手点进虚伪发来的照片,没有露脸。老白盯着手机出神

无论是欧的白还是虚伪发的照片都没有露脸,职业敏感。所以自己都没有露脸也不好意思让对方露脸,也给彼此留足想象空间,欧的白总是听着虚伪的声音想,肯定是一个干净利落的男生。

虚伪的一条语音发过来,老白赶紧回神点开语音

别再讨好虚伪吖*:我现在准备回家了

背景是嘈杂的风声。

老白:注意安全啊

老白觉得自己越来越像虚伪的妈了,这样想着又点进了虚伪发来的照片,虚伪本人唯一露出的地方是手。老白再次出神,盯的地方不是手,而是照片上的另一个人,只有一个小小的像素人头。

欧的白猛的虎躯一震。
操,这他妈不是自己两个月前杀的吗。

老白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记忆力,那虚伪为什么要骗他今天去蹦极。老白把种种假设脑内列出来,就是没往自己爱人是同行那想。

大概是有什么隐情不想让自己知道怕自己伤心!

老白自信满满的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可能会被发现自己的真实职业。甚至觉得自己爱人是世界第一好的。

12*

老白并不是百分百相信这个理由,自己的职业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侥幸,老白盯着和虚伪的聊天界面。

细细想想,虚伪和自己离得足够远,而且自己行事虽是有一点点点点张扬。最张扬那次也就是跨省遇到竞争对手,也是意外而已。

当看到虚伪从4G在线变成WiFi在线的时候。马上敲他

老白:臭男人回到家了嘛,我跟你说点事。虚伪没回复,直径点开了电话。

一如冷淡的声音。

怎么了?

我说…我们要不要见一面,你看我们也不远。我来你这行么

好啊,什么时候。

呃…那就下个星期吧。

好。我去车站接你

挂断电话后虚伪觉得老白上天派来安慰自己的天使,那头被被抢生意这头对象就来送上自己来了。

13*

出发前一天老白才向上头报道要去谈恋爱了不接任务886。没差点让总部抓回去

线上怎么聊骚都好,线下还是得矜持一点,维持自己欲崩不崩的人设。

“虚…虚伪?”

虚伪狂喜,这和想象的虽然有点出入但是八九不离十了,带点奶音什么的太犯规了。

“嗯?你是欧的白?”

虚伪也决定维持一下自己的高冷人设好了。

“对,我是”

当老白在车站看到虚伪的那一刻,就觉得自己一路逃亡过来都是值得,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子真想让人上去蹂躏。

过了刚开始的尴尬劲,就恢复到了以前没羞没躁的甜腻

“诶我们现在去哪”

“给你接风”

“那到底去哪”

“我家。”

“哈?????”


————TBC————
真的好困.我还是要日更。
喝酒害人
是伪白!!伪白!!大老爷们谁不想自己做1呢!到了床上才知道谁压谁!

【伪白】史密斯夫妇(二)


#史密斯夫妇au
#ooc严重致歉 文笔垃圾致歉 短小致歉 bug巨多 不合逻辑
#日常上升蒸煮黑名单薅头
我是相声写手 只会沙雕段子

是喜欢魔人团的新人!请多多担待

——————go*↓——————

7*

当虚某人才打出QWQ的时候老白干脆放弃打字在麦里直接讲

“虚伪,对我有感觉吗”

这又是什么新骚话吗

“超有感觉的”

虚伪把打好的字删掉

老白知道他在说糊话还是想撩一撩,大不了下次再表白

“在一起吗”

“你一直都是我女朋友”

打出去的直球硬生生拐了个弯,那个弯叫兄弟之间的玩笑

应该是厌烦了这种感觉,豁出去吧。老白一字一句地对着屏幕表白

“认真的,回答我………不答应我薅你头”

虚伪愣住了,本来还想着扯个玩笑把这个话题糊弄过去的。可现在这不就是郎有情妾有意嘛!!

“我也认真地回答你”

听着毫无波澜的声音老白觉得自己要凉

“在一起吧”

猝不及防,老白回光返照起死回生

虚伪沉默,思考接下来该做什么。

欧的白懵,正在自我调节。

弹幕在狂欢

【卧槽今天是什么日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我磕的CP在一起了】
【啊????我还是迷,刚刚的都不是真的啊啊啊啊啊啊】
【我现在化身为土拨管了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刷慢点!慢点!我卡了!卡了!】

真的尴尬,没想到会真的成功,所以没有准备表白后应该说什么

面对着粉丝一下子想不出什么辞措来解释这件事,所以干脆双双下播。

8*

姗姗来迟的甜瓜瓦不管:????人呢
从弹幕了解到事情经过

甜瓜:啊?恭喜恭喜

土拨管: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在一起了

9*

虚伪决定私戳老白

别再讨好虚伪吖*:wo ri ni ge

老白:wo ri ni ge ge

老白:【呵,小娘们jpg】

别再讨好虚伪吖*:【太阳微笑jpg】

老白:算是在一起了?

别再讨好虚伪吖*:当然算啊

于是就在一起了,开始没羞没臊的的生活

10*

谈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相处方式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

以前真的有那么gay吗?

网恋没什么不好的,不用担心对方发现自己的蛛丝马迹。不过也会有尴尬的情况发生。

老白:连麦吗?想听你声音了臭男人。

欧的白先生任务差点失败,似乎还出现了竞争对手。
心情不好需要对象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治愈

别再讨好虚伪吖*:可以,等下
虚伪先生心情是真的不好,本来十拿九稳可以拿下任务对象,千算万算没想到蹦出来一个同行抢自己生意。还给自己弄了一烂摊子

“喂,听见了吗”

“听见 听见了”

“你那边好吵”甚至还有点耳熟

“我在外面啊”

对啊在外面,给那个不知名的对手擦屁股。虚伪摁了闭麦,抬手给了挡路人一刀,奔到洗手间换下身上的应侍生的工作服。 从容不迫地洗手拿纸巾擦干,摸出手机点回了开放麦

“还在吗 刚刚不小心点错了”

“在在在 我还以为你死了”

“我死了你就要守活寡”

“ri ni ge的闭嘴”

虚伪边聊边往窗那走

“我去蹦极了啊,下午的直播你跟他们说一下我鸽了,迟点补回去”

“哦豁,好生活。行了行了注意安全”

虚伪挂断前对屏幕那边的人麦吻
老白咬着后槽牙,要不是隔着屏幕真想去上了虚伪。

虚伪从背包取出一捆绳子,一端绑着从目标套房偷来的沙发椅,另一端绑在腰上。对着电梯方向说了声再见,往后跃出窗户,沙发椅刚好卡在窗口,摇摇欲坠。

等到警察一干人到达现场时人已经溜回家了

啧 真头疼,待会还要向boss交代。虚伪从手机翻出去年蹦极的照片发给老白。

——————TBC——————

我打字有羸弱debuff。写的又慢又差抱歉w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下篇可能写写表白衍生论坛体,评论区能不能留个评论让我征用IDqwq
伪酱的 蹦极 灵感来源盗梦空间开头w

【伪白】史密斯夫妇【一】

#史密斯夫妇au
#ooc严重致歉 文笔差致歉 短小致歉 私设成山
#无大纲文写哪算哪
#上升蒸煮日常黑名单薅毛
我是相声写手 只会沙雕段子

——————go*↓————

1*

  瓦不管看着闹离婚的两人突然语塞。任谁也没想到他们这对狗男男竟然闹离婚。 瓦不管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后悔着自己为什么要自告奋勇做什么婚姻调解员,依他看这两人完全是吃饱没事做专门整这一出来虐自己这条可怜兮兮的单身狗。

魔人!!

2*

“好的,欧的白先生和虚伪先生”
“接下来会问你几个问题,请作答”

“请问你的名字”

“OldBa1”
“虚伪”

“年龄是?”
“二十五”
“二十三”

“性别是?”
“我说,你是不是拿错本了”欧的白先生坐在右手边的椅子上,手指不断摩挲着婚戒。想摘下来又没摘。

虚伪跟着点点头,往瓦不管那本牛津词典那么厚的笔记本看去,远远瞥见“夫夫相性100问”几个黑色宋体加粗的字。

瓦不管后知后觉看了一眼标题“哦哦哦拿错了拿错了”哗哗地开始翻页。

“你这魔人”欧的白先生嘟囔一句,想当初他和虚伪也答过一百问。

3*

“你们结婚多久了…这个睿智问题pass”

“从一分到十分,你给你们感情打几分”

“八分”欧的白先生迅速作答

“等等,一分是非常痛苦?十分是非常完美?”虚伪发问。

瓦不管来回翻页“emmm没有说啊,凭直觉吧”

“八分”和白先生一样的回答

瓦不管此刻非常想想撂下本子直接回家,从未试过如此过渴望家的温暖。

问还是要问的,瓦不管看了眼下一个问题。别了,不想问了。

“………… 你们多久做…交配一次”

我们的白先生此刻非常不淡定“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这是什么问题????”

虚伪交叉双手放在膝上,再次发问“这也要打分吗?”

瓦不管崩溃 瓦不管不想干了 瓦不管扔下笔记本 瓦不管深呼吸 很好!很好!瓦不管振作起来了 瓦不管捡起笔记本。

瓦不管开始头脑风暴努力回想自己看过的言情玛丽苏

“对了你们说一下你们是怎么相遇相爱的”这是个好问题,让他俩回忆起甜甜腻腻的美好爱情和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八卦心理。

4*

虚伪和欧的白相遇在某格游戏,二人转是爱情开始的地方。

大概是二人转转出感情来了,对方互相加了好友并且一点点熟络起来。

按当时的话来讲,就是——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因为都懂这个道理,珍惜到了一种要gay不gay的境界,可这不妨碍彼此感情迅速升温变质,从可歌可泣的兄弟情变成了还是可歌可泣的爱情。

顺便一提,他们都是主播。表白那天没差点搞垮两个平台

5*

虚伪先生今天很紧张,比第一次握刀杀人还要紧张。凡事第一次难免都会紧张嘛,第一次表白也会。

或许含颗润喉糖声音会听起来苏一点。

每日直播的时间到了,准时开播。

【伪酱今天好准时啊】
【差点以为伪酱又要咕咕了】

“今天依旧是x格游戏”

【天天都觉得伪酱声音苏,今天特别苏】
【前面的姐妹彩虹屁放得不错】
【伪酱声音真的很苏qwq】
【伪酱嫁我!!!】

今天的伪酱对“嫁 娶”等字眼略为敏感
虚伪先生笑了 弹幕又开炸了
好不容易安抚好粉丝的情绪,上YY,日常开黑。

进到去后看到只有老白和他。

虚伪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6*

欧的白先生今天也很紧张,因为今天将成为欧的白先生人生中值得载入史册的一天。

欧的白先生自认为人靓声甜,又有一手好操作,上天入地(jiao),无所不能。

今天欧的白先生心情好,几乎是掐着秒上播。

打了招呼后漫不经心看着弹幕

【咋都那么准时呢】
【老白晚上好啊】
【晚上好晚上好】

“晚上好啊”

老白随意操纵着侦探走来走去,麦里只有他和虚伪,瓦不管和田川还没来。

这是个好机会啊!

——TBC——

试图把沙雕脑洞转换出来,写的很慢很差,轻点喷orz。
非常不要脸求关注评论♡///////

谢谢看完的你们!♡♡♡♡

尽管我们手中空无一物

#极度ooc致歉
#什么事情衍生出来的梗大家都清楚嘻。
#不许上升蒸煮,见一个拉一个黑名单并薅头
#意识流致歉 文力不足致歉 短小致歉
#灵感:尽管我们手中空无一物(原曲《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Cover RAM WIRE)——泥鳅Niko




夜深,云低低的垂着。

无法言喻的窒息感扼在心头。老白攥着手机趴在桌子上,干呕两下,想把致命的窒息压迫出来。

孤寂漫长的夜里,孤独与无助要把老白吞噬掉

老白摁亮屏幕,屏幕的荧光映着老白的脸,眼神黯淡,呆滞麻木。老白忽略掉通知栏上的爆炸般的私信以及魔人团无数个短信电话。

 
“呵呵…已经那么晚的吗”

按平常这个时候还在跟虚伪聊天 甚至还会聊到天亮

老白慢慢闭上眼睛,摁息手机。

至少,至少只是针对我…没有牵连到虚伪他们

老白这样想着,苍白干燥的嘴唇勾起淡淡的微笑。

——

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老白乱糟糟的思绪。老白用指甲盖想都知道是谁,但偏偏就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憔悴的模样。

旋开门把,闻到熟悉的烟草味。

老白孤寂漫长的夜里闯入了一个人,如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老白崩不住了,一把抱住眼前的黑发男人,埋在怀里。贪婪地嗅着独属于他的味道。黑发男人僵了一下,随后搂住老白,慢慢地顺着老白的背脊

良久,老白抬起头,脸上带着浓浓的疲惫

“虚伪…你来了啊”

虚伪吻着他眼角,声音极轻极柔“来了,我的小白猪。你很累了。先睡一觉,有什么事情都明天说”

老白吸吸鼻子,双手紧环着虚伪的腰,试图恢复以前的状态,笑道“我不困,倒是虚伪先森那么晚千里迢迢来找我,我要好好招待”

任谁都听出老白声音中的疲惫。虚伪从敲门那一刻心开始揪着。看着老白强撑的样子,心痛得一抽一抽。

——

窗外的风呼呼打着玻璃,云沉得随时要下雨。一颗星星都没有,失去了指路方向模糊了视线看不清这世界。

虚伪握紧老白的手,头靠在老白的肩上,坚定又诚恳“一切都会过去的。虽然受尽委屈*,虽然耗尽耐力*,虽然力不从心*,我依然会守护你…你的笑容。”
 
老白低低地吃笑,状态调整好了,叨念着我的男朋友是个宝。

虚伪腾出一只手揉揉老白柔顺的头发,末了手指还依依不舍的蹭了蹭发丝。老白打趣道“别薅我头啊薅头怪”虚伪傻fufu地笑起来,把姿势改变成和老白手牵着手坐着依在门框,紧紧相依,感受着对方的气息。

彼此无言许久,老白先开口打破沉默“如果我真的打不赢这场战,丢了工作。你会养我么虚伪”

虚伪愣了愣,眼角带笑,回答老白的声音依旧是沉稳有力,令人安心“当然会,让你当家庭主夫,谁也不见 只有我一个人能见。”虚伪顿了顿“尽管我双手中空无一物,我也会守护你。*”

轮到老白愣了,带着笑意开口又略有哽咽“大晚上说什么骚话,睡觉睡觉睡觉。”虚伪也笑了,别过头在老白耳边低语,气息吹着耳郭的绒毛,痒痒的

“好啊 睡同一张床吧,你说要招待我的。”

“虚伪你这魔人!!!”








即使我得不到旁人肯定的目光
即使我不曾拥有过至上的光环
我们那娇弱的小手一定能够
守护着我们最挚爱的人的笑容
——《即使我们手中空无一物》(泥鳅Niko)

*:原歌词